“六子登科”降“石魔”!人民日报海外版头版关注西畴石漠变绿洲

2020-07-10 23:10  

文网讯7月11日,人民日报海外版在头版和第3版关注了云南省文山州西畴县石漠变绿洲的奋斗故事,介绍西畴县“六子登科”的石漠化治理方法。

走进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西畴县石漠化治理展览馆,“搬家不如搬石头;苦熬不如苦干;等不是办法,干才有希望”两行大字映入眼帘,以该县肖家塘村四愚公搬石头修公路为原型的雕像矗立在眼前,把参观者一下子就拉回到西畴人民向“石魔”宣战、治理石漠化的艰苦岁月。

三光片区石漠化改造中的状况 吕德仁 摄

循着西畴人的足迹,走进西畴县西洒镇瓦厂村委会在脱贫攻坚中建起来的瓦窑幸福新村。苏文洪的家就在第一排第一户,墙上的“勤”字格外引人注目。记者到他家里的时候,苏文洪的母亲张帮玉正在吃苹果,脸上的笑容洋溢着幸福。

过去的日子可不是这样。苏文洪一家原本住在山沟沟里,村子的名字叫磨瓦冲。全村十几户人家,家在山头,地在山脚,“从家到地里需要走两个小时。”苏文洪说,“真的是讨不了生活。”

更为严重的是,因为属于石漠化地区,一到下雨,地质灾害严重。最严重的一次,滑坡直接将一户人家的房子削去一部分,所幸没造成人员伤亡。但是,继续生活在这山沟里,别说脱贫,就连基本生活都难以维系。

为了让村民告别担惊受怕、一贫如洗的日子,县委县政府决定将磨瓦冲整体搬迁到易地扶贫安置点,让村民彻底告别这片地质灾害隐患大而又贫瘠的地方。

搬到新村居住后,苏文洪参加扶贫培训,除了种地,还养羊,日子一天天好起来。“真是想都不敢想能够过上这种日子,感谢党和政府。”苏文洪说。

陈洪兵同样心存感激。他一家7口人,过去是在石洞门村,和磨瓦冲情况差不多,在山沟沟里,没地、没路、没钱。

“上山、下山都要两个小时,如果有人有点伤病去医院,路上时间会比治疗时间多得多。”陈洪兵回忆起从前的生活有些伤感:“尤其是小孩,因为学校离家远,从一年级就开始住校,每次离家的时候都哭得不行。”

如今,陈洪兵一家搬进了新兴社区,住上了150平方米的大房子,孩子每天放学都能回家,“真的是比过去好太多。”陈洪兵朴实的话语中,透着满满的幸福。

西畴县位于云南省东南部,属典型的喀斯特地区,人均耕地不足0.78亩。

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,由于高原喀斯特山区形成的石漠化、水土流失恶性循环等因素,全县植被锐减、石漠化蔓延、生态环境蜕变。上世纪90年代初,全县森林覆盖率仅为25%。山变秃了,石头裸露出来,全县石漠化面积占国土总面积的75.4%。

“山大石头多,出门就爬坡”“春种一大片,秋收一小箩”成为西畴最真实的写照。

办法总比困难多。为了活下去,西畴人民开始了艰苦的治理石漠化的历程。

地在石缝里,那就炸石造地。蚌谷乡木者村在摸石谷炸响了第一炮,经过100多天作业,硬是从石头缝里要来360亩土地,种下的玉米、烤烟等第二年都获得了丰收。

树木被砍光,那就封山育林。上世纪80年代中期,西畴县提出“30年绿化西畴大地”的目标。一时间,封山育林、植树造林在西畴开展,许多村寨把禁止乱砍滥伐写进村规民约,村民的生态环保意识大大提高。

能源结构单一,那就发展沼气池。砍树是为了烧柴。禁止砍树之后,大力发展沼气池,以此替代树木成为主要能源。

水渗漏严重,那就修建水窖。“地无三尺平,滴水三分银。”这里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,所以西畴并不缺水,而是留不住水。为此,每家每户都修建小水窖,用来储水,一口小水窖可以供一家人几个月的生活用水。

……

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。在与石漠化的抗争中,西畴人创造出许多好的经验和做法,为全省、全国乃至全球的石漠化治理提供了经验和方案。

三光片区石漠化综合治理旧貌换新颜 陈明凯 摄

西畴人将其总结为

“六子登科”石漠化治理之法

——山顶戴帽子。大力实施生态恢复工程,累计完成各项营造林50万亩,实施封山育林87万亩,实施退耕还林7.7万亩、公益林保护61.3万亩,森林覆盖率超过60%。

——山腰系带子。大力发展核桃、油茶等特色经济林产业,累计完成种植核桃16.3万亩、八角8万余亩等。

——山脚搭台子。大力实施“坡改梯”,改善耕作条件,提高土地产出率,累计治理小流域面积186平方公里。

——平地铺毯子。着力开展高稳产农田建设和中低产田地改造,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。

——入户建池子。大力推进农村能源改造,累计建成沼气池4.36万口。

——村庄移位子。对丧失生存条件的石漠化严重地区农户实施易地搬迁,累计实施易地扶贫搬迁2014户7866人。苏文洪、陈洪兵正是“村庄移位子”的受益者。

2012年以来,西畴县共治理石漠化140.2平方公里。如今的西畴,很少能见到当年山体裸露、怪石嶙峋的景象,漫山遍野都是绿树,一点也不像当年一位外国专家评价的“基本失去人类生存的条件的地方”。

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。经过多年的石漠化治理,西畴人民对这句话有着更深刻的理解。西畴县委书记蒋俊表示,在推进石漠化治理的过程中,西畴人民创造了“等不是办法,干才有希望”的西畴精神。正是因为西畴精神,西畴的石漠化治理从群众自发造地转向石漠化综合治理,践行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发展理念,探索出“六子登科”的模式,探索出一条石漠化地区生态建设和脱贫攻坚紧密结合的治理新路。

封山育林、退耕还林,绿化率从不到30%提高到超过60%

——干,西畴石漠变绿洲

当阳光洒在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西畴县岔河村时,茂密的山林、平坦的道路、错落的民居、清澈的池塘,过去石漠化严重的岔河村,如今成为远近闻名的石漠水乡。

村民王海莲对现在的日子甚至有点“不可想象”。“过去我们都讲,‘吃粮靠救济、喝水远处挑、出门行路难、用钱到处借’,日子实在是太苦了。”王海莲回忆道。

苦日子是因为石漠化。西畴县是中国石漠化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。上世纪80年代,西畴75.4%的土地呈现石漠化状态,水土流失严重,人均耕地不足0.78亩。一位外国专家在考察此地之后,留下了“基本失去人类生存的条件的地方”的评价。

困难没有吓倒西畴人民,依靠着“等不是办法,干才有希望”的西畴精神,西畴人民不畏顽石,不怕艰难,用勤劳的双手不断探索治理石漠化的路子。如今的西畴又有了当初“喀斯特绿洲”的模样。

向石旮旯要地要粮

“嘭!”一块石头被炸开了,人们赶紧把石头搬到土地边上垒成石埂。

这一场景来自西畴县蚌谷乡木者村摸石谷。上世纪80年代的摸石谷,山峦裸露、岩石狰狞,山上无绿色,地里多乱石,土地夹在石缝中。“山大石头多、出门就爬坡,春耕一大片、秋收一小箩,成年姑娘往外跑、成年伙子无老婆。”木者村是这样,西畴受石漠化影响的地方同样是这样。

“当时木者村是远近闻名的‘口袋村’。”木者村村民刘登荣说,所谓“口袋村”,就是拿着口袋出外借粮。村民往往农历正月一过就开始外出借粮,借一斤还两斤,年年缺粮年年借,年年借粮年年还。“石漠化严重,农民收成实在太少。”刘登荣感叹道。

许多活不下去的村民选择了搬走,离开这里。但是,过不了多久,这些村民又搬回来了。“哪儿都是人多地少,到了别的村也不会分给土地,就是一个外来户,不如搬回来。”刘登荣讲述着当时的情景。

可是,搬回来还是老问题,怎么活下去?漫山遍野的树都快被砍光了,石头裸露越来越严重,土地越来越少。怎么办?这个事儿一直压在刘登荣心里。

刘登荣当时20多岁,被任命为村里党支书不久。他原本是兽医,在当时是一份不错的工作。如果他不待在木者村,他完全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。

“我可以走,但是其他人怎么办?”刘登荣心里装的是乡亲。他和党支部其他成员商量着村子的出路:搬家不如搬石头!把地里的石头炸了,搬开,改造田地。这件事也得到了西畴县委、县政府的支持。

决定了就开始干,但是村子里还是有很多人不理解,“这炸石造地,等于往石缝中抠土呀,能整的吃吗?”“几辈人都没有想过的事,你们怎么可能干成?”风言风语敲打着刘登荣的心。但是为了木者村,再难也要干下去。

刘登荣和同事们一同找老支书王廷位商量炸石造地的事。老支书一口答应并表示带头先在他家地里炸石造地。1990年12月3日,第一炮炸响了。

这一炸,把村民的热情也炸了出来。全村300多名村民投入到炸石造地的一线。

村民们先把石缝里的土抠出来放边上,将中间的石头炸烂铺平,再把边上的泥土均匀地铺在石块上,剩下的石块就垒在地边砌成石埂。全村男女老少齐上阵,造地的现场壮观激烈。

经过105天的奋战,360亩土地从石旮旯里刨了出来,成为“保土、保水、保肥”的“三保”台地。

第二年开春儿种下的玉米、烤烟到秋季大丰收,玉米亩产由过去的200多斤增加到了800多斤,烤烟亩均收入由原来的400多元增加到1000多元。“口袋村”变成了“余粮队”。

到1992年,木者村一共炸石造地600亩,除了种粮,还种植烤烟、核桃等经济作物。之前被砍光的山则全部封山育林,恢复植被。

从那时起,“搬家不如搬石头”在西畴广为流传,木者村成为榜样。西畴的很多村寨纷纷效仿,向顽石开战,建设高稳产农田地,西畴人的温饱问题逐步解决了。

尝到甜头的西畴人没有停下脚步。一直到2019年,西畴县共整治土地24.4万亩,新增耕地9046亩。

西畴县把昔日的石旮旯逐步建成喀斯特绿洲 陈明凯 摄

靠青山致富

山清水秀和穷山恶水,兴街镇江龙村的村民对这两个词是有着深刻体会的。

去往江龙村的路上,漫山遍野都是柑橘树。每到收获的季节,黄澄澄的柑橘挂在树上,像是一个又一个金元宝。

可是,谁又能想到,30多年前,这里却是另一番情景。

1985年,森林资源二类调查表明,西畴的荒山荒地、火烧迹地、采伐迹地48万亩,森林覆盖率下降到25.24%。

对那个年代的情景,村组长刘忠恩记忆犹新,他指着远处的一座山,“那时大家都在砍树。为了生活,需要砍柴烧火。”

砍树的速度是惊人的,但是村民的生活依然很穷。环境越来越差,山变秃了,水也留不住了,到了雨季,就是大水漫灌,山脚的地都没法种。面临这种情况的不仅是江龙村,整个西畴的石漠山区都是这样。

同样是1985年,西畴县提出了“用30年时间绿化西畴大地”的目标。一时间,全县掀起了植树造林、封山育林、退耕还林、生态公益林保护的热潮。

江龙村也是一样,“不能再走原来的老路”。这成为全村人的共识。于是,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,江龙村开始生态治理。

山上没树,那就封山育林;坡度大的土地不适宜耕种,那就退耕还林。每一户做饭没柴烧,大力修建沼气池;村民生活用水短缺,每一户都修小水窖储水……

为了防止继续砍树,江龙村还召开村民大会,把禁止砍伐树木写进了村规民约,谁砍树就处罚谁。

“当然有人不遵守,只要被抓住就重罚。”刘忠恩的叔叔当年悄悄砍树,结果被罚了3000多元,这在当时是很大的一笔钱。

树种上了,规矩也立了,生态慢慢好起来。最直观的就是原本已经干涸的清泉在2005年的时候又有了新的水源。在雨季原来经常出现的山体滑坡、积水成涝的状况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江龙村的村民并不满足于此,生态变好了,生活也要变得更好,要向生态要小康。在村党支部原书记、荣获“全国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”称号的刘超仁带领下,全村村民喊出了“与其等着看,不如自己干;小康村是干出来,不是等靠要来的”的口号,率先在全县掀起了自建小康村的热潮。

既然种粮食不挣钱,那就试着种经济作物。“村子里有在外做生意的人,带回来了柑橘树苗。”2003年起,刘超仁、刘忠恩带着村民开始种柑橘。几年后,柑橘树挂果,收入可观,家家户户开始种柑橘。

柑橘要运出去,没有路是不行的。江龙村村民自发组织起来修路,每家每户出钱出工,把进村和入户的水泥路全部铺起来。运橘子的车一趟又一趟地在水泥路上来回穿梭,村民生活就一点又一点幸福起来。

到现在,江龙村几乎家家户户都种柑橘,全村共种植9个品种,每年人均纯收入上万元。当记者问一直在做介绍的刘忠恩一年能挣多少钱时,刘忠恩伸出4个指头,腼腆地笑了一下,“至少4万元吧。”

走在如今的江龙村,家家都有小洋楼,山上有树林,地里有柑橘,“山上绿起来,村庄亮起来,群众富起来”的江龙村成了名副其实的生态村、文明村、小康村,森林覆盖率从1990年的32%提高到如今的80.4%。

种下的柑橘与其他林木一样,满足了生态保护的需要,同时也为村民致富铺平了道路。江龙村探索出了一条“山、水、林、田、路、村”的石漠化综合治理的路子。

“三光”不光了

“三光三光,树林全砍光,水土流失光,姑娘全跑光。”过去的三光片区是石漠化重灾区。三光片区位于西畴县东南部,涉及6个村委会54个村民小组,面积50平方公里,曾经裸露半裸露岩溶面积达到86%。

老街村委会的老黑箐村小组就在三光片区中,是一个苗族聚居的村寨。走在现今的老黑箐村,黄色的小别墅、宽阔的石板路,浓郁的民族文化迎面而来,一点生态破坏的痕迹都找不到。

杨朝富是苗族人,一直生活在老黑箐村。见到他的时候,他正准备将水抽到他的水窖里。

“我们过去都是和猪、牛、羊生活在一块的,这间屋住人,旁边的屋子就住牲畜。”杨朝富回忆前些年的生活,人居生活环境极其差劲,臭味熏天,而且村子周围树木砍光、石头裸露,随处可见的破败景象,“日子都快过不下去了。”

穷则思变。三光片区包括老黑箐村在内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封山育林、炸石造地,石漠化治理有了一定的效果,村民的生活有了一定的改善。

但这还远远不够。中共十八大以来,西畴县委县政府决定在三光片区进行石漠化综合治理,实施“生态建设、水利设施、土地整治、道路建设、村庄建设、产业发展、扶贫开发、机制建设”八大工程。

老黑箐村按照“八大工程”开始进行村庄整治。“房子重新修了,村里铺上水泥路,给每一家都修了水窖和沼气池,后来又把电引来,整个环境大变样。”杨朝富说。

不仅如此,老黑箐村还鼓励村民土地流转,种植烤烟或者外出务工,千方百计地增加收入。

杨朝富就种了35亩烤烟,每年收入超过10万元,说起现在的生活,“那真是好得太多了。”在三光片区的石漠化综合治理过程中,生态保护和脱贫攻坚紧密结合在一起。

如果说木者村的炸石造地和江龙村的“山、水、林、田、路、村”综合治理是西畴人向顽石抗争,向石漠化抗争的第一步和第二步,那三光片区的治理,就是西畴石漠化治理的第三步,“六子登科”治理模式。

——“山顶戴帽子”:封山育林2万亩、退耕还林6000亩;

——“山腰系带子”:种植猕猴桃5000余亩,发展烤烟3000亩、三七1000余亩,种植核桃4000亩、李子等林果3000亩;

——“山脚搭台子”:建设“三保”台地2.2万亩,打造“石漠梯田”;

——“平地铺毯子”:对原来的基本农田实施高效节水灌溉示范改造,鼓励村民将土地流转给农业企业,种植高附加值农产品;

——“入户建池子”:安装农村太阳能热水器1000台,实施节柴改灶2000眼,维修沼气池810件;

——“村庄移位子”:实施美丽乡村建设9个、房屋改造680户。

如今的三光片区,山变绿、水变清、村变美、产业兴,石漠变绿洲;小坝塘、小水池、小水窖星罗棋布,山区小水网遍布乡村田野;路网、电网、通信网通村达寨渐次铺开,彻底结束了出门靠走、照明靠油、通讯靠喊的历史;“三保”台地层层叠叠,特色产业点缀在漫山遍野之中,形成万亩石漠梯田壮丽景观,吸引着游客前来观光旅游度假,呈现出勃勃生机和美好前景。现在的“三光”,不再是过去的光秃秃之地,而是有着美好的前景的光明之地。


三光片区种上连片猕猴桃 陈明凯 摄

记者手记

干,才有希望

“地无三尺平”的西畴的变化令人震撼:山清水秀,鸟语花香,石漠化的痕迹正在逐渐消失……

这些靠的是什么?“等不是办法,干才有希望。”西畴人靠的就是这股子精气神。无论是干部还是群众,大家心里都憋着一股子劲儿。这也是此次采访给我留下印象最为深刻的地方。

没有土地?不怕,把石头炸了,造出土地;没有路?不怕,村里集资,每家出工出力,生生地修出一条路;植被破坏严重?不怕,封山育林,谁家砍树,就重罚谁……

采访期间,随处可以看见“等不是办法,干才有希望”这句话,这是西畴精神的核心,西畴人不仅把它放在能看到的地方,更是把它刻印在心里。

大家都说,扶贫,先扶志。其实,搞生态文明建设,更要先扶志。保护生态,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干成,需要的是一代人甚至几代人,一张蓝图绘到底。

(来源:人民日报海外版记者张一琪)

(编辑 郭韦)

(审核 资云波)

推荐阅读
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
表情